瀑布歡唱的時候,
我們採用何種形式來和聲?
森林中篩透飛掠的光線,
擁有怎般的自我意識?
生命既混濁又澄淨透明,只是我早已無關這些。
天空在呼息,而雲霧繚繞,
我站得很高,伸手卻什麼也搆不到。
向下望是通往大海的交會處,
如果要我描繪其顏色,
我會說那是悲傷卻又義無反顧,
在狹小曲徑中蜿蜒地,
刻出一條開放大道,
勇敢壯烈且極其複雜的憂傷藍及詭變綠。
創作者介紹

A Swan With No Color。

sevenr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