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你們的厭憎感如急遽增長的藤蔓,蜿蜒叢生。

如果只是藤蔓還好,那我還有藉口逼自己忍受。就怕我的潛意識漸漸地化為一隻蛇,想要張開我帶毒的獠牙。

我必須,忍受你們以愛之名對我所做出的傷害,其實也不完全被稱之為傷害,只是有一股想要逃離你們的衝動罷了。

只是覺得,你們這家子有問題。

一對活到七老八十卻還不肯放過別人的夫婦,跟一個所有身分都是失敗的,只有孝子這個身分值得被刻上墓誌銘的人,三人牢牢固守在高傲且自以為是的城堡中,以為自己擁有發號施令的王權,妄想掌控他人人生,甚至是自由活動這件事。好可悲,不是嗎??

有時候,我真的藏匿著很卑鄙很惡毒的想法,只因我很害怕你們會拖著我逼著我過我所深惡痛絕的人生方式。在你們眼中沒有真實的我,只有"符合期望"的我,在他人面前上演落落大方的戲碼,骨子裡卻是獨裁主義,要綁住自己至親的人的羽翼,要讓他們逃也不能逃,這種愛,歸根究柢不過是自我滿足。

你們不會愛,所以才會一天到晚干涉別人行動,所以才會從來不肯學會聆聽,而只想聽自己願意聽見的話。

漸漸地,我知道我會在你面前沉默;因為,我不知道要如何對一個高高在上的國王進諫。

然後,我要遠走高飛。





創作者介紹

A Swan With No Color。

sevenr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