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yk3.jpg

上週從北部回來,在北部度過了繁忙的一週,跑了幾次面試,真的覺得很累,體力上累,精神上也疲乏。

在Y那邊寄居的日子,老實說並不好過。第一,她在趕論文也沒啥時間可以陪我;第二,我覺得她很愛告訴我要怎麼做,讓我有點不高興。

也許因為這兩年來攻讀碩士班的她對自己的努力感覺很自信,所以我覺得很多時候她好像都以一種"我是成功者"的角度來批判我。有些時候,妳知道有些朋友說話毒是為了妳好,但她說得好像她自己全然沒有對生命猶疑過,她說得彷彿我的缺點不可饒恕,她說得彷彿我不對自己的人生盡力,我聽著很刺耳。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魔,也會有害怕的時刻。難道她之前重考時跟考不上喜歡研究所時的憂心不是一種畏懼嗎??

我希望她能多點同理心,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完美的地方,我謝謝她的教訓,但我也要說不要以為多麼熟的朋友就可以輕易越界。

我不是妳的小孩也不是妹妹,and stop being my Mom。
創作者介紹

A Swan With No Color。

sevenr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