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此以後,我不要再死死地依賴著你們的同意與否,依據你們的規格去長大。

我已經殺死自己很多很多次了。

在花蓮的宿舍廊道外,在每一趟不斷迂迴前進的旅程,在每一回你們的否定與嘲弄淹沒我的理智線時。

你們不是我你們不是神你們誰都不是不要試圖定義我定義我的價值。

我要怎麼做干你們屁事!!!

Eventhough you are my parents.
創作者介紹

A Swan With No Color。

sevenr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