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事極其大膽快速直接俐落的朋友TS.由台中趕回來,下午一通電話直接到我家。

下午2點半,猶自在睡夢中(與夢境搏鬥)朦朧恍惚的我窘得接過話筒,也瀟灑地定了約。

經過一段迂迴的拿物品事件,經過一段悠閒的gossip time(事實上是狂幹上司的愉快對談),我們決定到漢神去吹吹百貨公司的冷氣(事實上,我真的越來越受不了台灣夏季的潮濕黏膩感,感覺自己的頸部好似覆了一條來自亞馬遜河流域的大蟒蛇,就赤條條地盤住依附著我)。

一路搭手扶梯晃晃晃到了紀伊國屋,我拿起封面上印有*瑛太君*羞澀笑顏的雜誌,腦中僅有我心愛的Eita(可惜這個月花太多錢在雜誌CD上了,只能咬牙將想花錢的衝動壓下。)而朋友TS.也不知跑哪兒去了。

就在此刻我沉迷於Eita的神采時,有個男生走到我旁邊,他對著我開口就問:"請問妳姓X嗎?"

當下我整個人大驚,瞪大雙眼看著眼前穿白色上衣的男子,心裡OS想說:"你怎麼知道我姓X??"

就在我整個人有點傻眼而支吾其詞的時候,他又兀自問我說"妳的名字是不是XX??妳是XXX嗎???"

我又大驚,what the fuck,這個人怎麼會知道我的姓名??(但我還是沒有正面承認我的確就是他口中所說的XXX。第一,因為他一臉激動樣讓我有點害怕;第二,我看著他的臉全然認不出他是誰;第三,我不搞久別重逢那套。)

就在我倆諜對諜,他逕自盯著我看,而我逕自思考著該不該承認我的確是XXX時,那名男子可能是想找台階下吧(又可能誤以為I am actually not the person he is looking for),他說:"我可能認錯了。"然後,閃到一旁去了。

Thanks God!!!

事實上,我真的真的對久別重逢這種戲碼有點排拒。

我認人能力不好(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那名男子是誰),況且對多年未見的人還有何好聊???(經我思考,他是十幾年前我的國小同學機率比較大。)

但過去就是過去,無論如何試圖要拾掇過往的記憶,事到如今皆已沒意義。分歧點早在很久很久前就已然確立,而逐漸模糊的回憶,連絡不上的電話跟來不及跟隨的消息,就讓風及時間抹滅它們吧。

Good-bye~stalker&old friend&whatever~~~(But thanks for recognizing me.)






創作者介紹

A Swan With No Color。

sevenr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