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追求寧靜時,最怕的是接到一通自以為擠滿鼓勵話語的虛偽電話。

不要告訴我該怎麼做比較好。

妳不是佛陀我更不是虔誠凝望的信徒,就算我們間有著什麼樣的關聯那又如何,就算我固執要攪著在爛泥堆內,我髒便要髒了,我墮落著高興,我不需要任何人高高在上的授課,妳愛認定怎樣的人生價值觀才是對的,那妳就過妳的河,不必硬要拉我一起走。

別人有別人的準則跟觀點,那不表示我得接受那善意的勸誡。如果我樣樣事都得放大耳膜盡力聆聽他人的意見,那到底什麼才是我心底真正的聲音???

創作者介紹

A Swan With No Color。

sevenr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