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及靈魂很詭異地處在一種極其微妙的拉扯邊緣。

肚子內塞滿了因為一下子累積過多油炸物質而產生的飽足及噁心感,坐在電腦前的我卻靈魂出竅般默默聆聽著Philip glass在電影The Hours內一段扣人心弦,彷若耽溺於幽漆深深深藍海的樂曲。(每回聽到都有點想死。)

每當悲傷籠罩我時,不知有多少回,我總是想起飾演Virginia Woolf的Nicole Kidman在電影片尾時所說的"Always to look life in the face."

我知道得要真實地去看待這生命,但,所謂的真實會不會只是我眼界內所能覺察到的虛偽油滑表象,它如此偏頗地定義了我對生命的看法,窺伺並侷限我於狹隘的囚牢內,而我,不得而知,卻以為自己已經得到一切所憧憬的。

有時候我真的想問,這世界會不會其實根本沒有光跟闇,只有我們所"認定"的光與闇。

我們自以為站穩了天秤中間的平衡點,其實卻一直都處在掙扎跟質疑的邊緣。

而不論多少次我以為自己做了選擇,到頭來都是選擇本身在選擇我,而我從來就沒選擇。

某部分來說我的確很悲觀,但我還活著,很努力不辜負自己而活著。

(最近我迷戀上逛"博客來網路書店",常常一逛就是兩小時跑不掉。真希望每個月都有閒錢夠我買書買雜誌買CD,目前計畫把所有許舜英推薦的歐美日雜誌都瀏覽過一遍,充實知識是我目前慘淡生活裡唯一足以令我稍感安慰的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venran 的頭像
sevenran

A Swan With No Color。

sevenr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