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必須清醒著如同機器人般,盥洗,裝扮,離家往工作場合前進的路途上;甚或是那些令人舉措不及,煩惱憤怒交雜無力感的卑微時刻,我都不曾有過想落淚的衝動。

我告訴自己,能讓我落淚的東西愈來愈少,我都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去面對那些我總覺得該到來的事物;但令人傷心的事情卻總不斷在我的內心裡反覆上演,猶如一齣齣莎士比亞的悲劇,但卻又不那麼經典,而是更趨近於現實,道地小人物的心酸。

就好像你們,my dear parents,謝謝你們總不斷提醒我的天真浪漫,我的平庸一如他人,我愛你們,但我的心越來越往疏離的海域去擱淺,我的情感或許有朝一日也將不再有絲毫意義。

Please forgive me.

我愛你們,但I am not your pet.

或許,Liz Durret 的歌曲最能告訴我們看不見的傷口到底有多難以癒合。
創作者介紹

A Swan With No Color。

sevenr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