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2.jpg

相較於羽海野老師上一部作品"蜂蜜幸運草"中蘊含著溫柔使人振作氣息的飽滿生命張力;"三月的獅子"這部新作到目前為止總帶給我一股,入秋微寒,夾雜絲絲落雨的些許料峭氣味。

或許會令我如此去感覺它的原因,不外乎男主角悲慘的身世及他略顯自閉的性格吧。

男主角零的雙親及妹妹在一場車禍中撒手人寰,與其一同孤獨被留下的只有重覆迴旋倒帶的悲傷記憶。在短短一日,他面對的不僅僅是失去至親的悲愴,還有人性的殘酷,親戚間不聞不問,而他像皮球般被人踢來扔去。在那樣一個難堪並醜陋的關頭上,零的養父出現了,他以死去父親好友的名義領養了幼小的零,前提或許是因為他曾看過零在將棋上的天賦。

而從那日開始,主角零在別無選擇的前提下,無論以怎樣的心態,他都決定了必須把"將棋"這件事情像是一紙契約般放置在他人生的首要位置上。因為,他唯一溫暖的來處就是深愛將棋這項活動的養父,唯有透過將棋,透過不斷精進,他才能攫取養父的目光。這對小小的零而言,或許是生存下去的動力之一。

零棲息在與自己並無血緣關係的家庭內,可由於他的努力與天賦,使他下棋的功力遠勝過養父的一對親生子女們。也因於零的耀眼成績,致使養父的女兒,也就是姊姊"香子",對他的存在產生劇烈的恨意與扭曲。當零逐漸於棋界展露頭角,他便決意搬出養父的家庭,因為他知道,他在棋藝上的出色促使養父的家庭分崩離析,如同第一集最後面帶到的:

"早一刻也好,我得盡快離開...
在那個家的人們...
在爸爸...
被我啃食殆盡之前...
我就是杜鵑鳥...
立於被推落的生命之上。
聆聽著春天的呼喚..."
(出自第一集後面)

零的憂鬱與溫柔在這本書內清楚呈現。

作為一個孤獨的個體,一個突兀的角色,他的存在對養父的家人們而言恍若一墨汙點,因為他的奪目光芒遮掩了旁人的付出,當他不斷向上並進入養父目光的同時,有人(養父的一雙兒女們)因為他而被冷落,墜入暗無天日的深淵。即便,卑微自省如他也處於深淵當中痛苦地掙扎。

"我知道我的身體裡棲息著野獸。
即使咬碎撕裂周圍所有的東西,
為了生存也會橫衝直撞的野獸。
即使會讓誰不幸,
即使會有未知的世界在等待著自己。"
(出自第二集後面)


桐山零,無論在他成為職業棋士前或後,他的世界內總是一片帶點寒意的灰濛天際,有時因養父的鼓勵而曙光乍現,大致是微雨,甚至遠處雷動。

不過,明等三姊妹的出現,彷彿一道寧靜溫厚的川流,牢牢圍繞守護著他。

創作者介紹

A Swan With No Color。

sevenr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