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並非突然。

只是在種種疲憊及逐漸看透的過程裡,消磨了keep doing it的意志。

認真做事的人比不過靠一張嘴在賣弄討好的人,我當然了解世事並不是非黑即白,但就無法甘心承認。

最近也覺得,何必容忍自己看不慣的那種人;我知道現實在吞噬我們對許多人性上的堅持,偽裝或討好都勢必得偶而為之,可是啊可是,偏偏就是不願自己成為一名連良心都流失的獸類,那樣,太過卑鄙也太過可悲。

權術留給那些汲汲營營的人去賣弄,自以為握住一切的同時,心安亦未曾降臨予妳。



創作者介紹

A Swan With No Color。

sevenr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