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要在相同的原點蟄伏多久?

冬眠時段不是早該過去?

休憩與逃避的邊界該如何劃分?

她的邊緣性人格總在夜間出沒,問我:"妳滿意了沒?"

太習慣於得過且過,會殺死自己。

I am not satisfied with myself.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venran 的頭像
sevenran

A Swan With No Color。

sevenr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