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什麼都不做。

睡到中午過後跟炎日對撞。

想廢除所有令人不快的規範,打卡雜事閃邊站。

電視快轉快轉,boring stuff全部擱置,Lily Allen舌尖上的輕喃彷若夏日一枚微風拂動。

機車是最好的朋友,shopping例行公事難耐的癢止悶的藥。

現實冰涼薄刃,睜眼就是一座砂礫紅土高原,變幻無常。

拿Ice cream的甜美可口沖淡真實國度的苦澀。

Hey,dear 聶魯達先生,為什麼湛藍蒼穹下有眾多悲傷的眼睛無言凝望?他們又各自表述了怎樣的故事及意識形態?

Dear 溫德斯先生,黑白的慾望之翼會不會正是生命最赤裸的面貌?如果你是天使,你會選擇站在天秤的哪一端?

腦容量小的我鮮少將疑問拿出來放。

或許只因為星期天症候群讓我失常。
創作者介紹

A Swan With No Color。

sevenr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