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自從開工(開始當女工)後,我的生活狀態被放置於一種絲毫沒有品質可言的卑微地位上。

起床梳洗,用早點,妝點,近中午工作,混亂的工作流程,近夜半回家,嗑宵夜兼看電視,梳洗,上床睡覺。

這是我的日常生活,不怎麼新鮮,日復一日為了生存而生存,有錢賺餓不死,說是踏實,但我卻時常覺得空虛,彷彿無根的浮萍。

有時候我自以為可以走跟大多數人一樣的路(其實我也正在這麼做),不外乎就是作不喜歡的工作賺錢生活,不外乎就是這樣...這樣一輩子繼續下去,為五斗米折腰,將理想從自己腦門,從跳動的心臟上活活摘除掉,即便我這麼樣地去過活,又有誰能撻伐我對這現實的屈服???因為大多數人不都是這樣度過了餘生嗎???

可惜啊可惜,如果我可以對這人生錙銖必較就好。我就可以不去揣想許多的可能,不去掙扎,甘心粉飾太平,追求社會大眾或他者所賦予高高在上形象的工作地位,當個老師或公務人員,甚至刻個精忠報國,當女軍去。但我還是不甘心,寧願一直相信自己還有無限的可能性,一切皆未結束,只等著我去挑戰,我多麼想要像蜂蜜幸運草裡的小育一樣,偷偷地跟神做了約定,拿一生的熱情來灌注自己生命的花朵。

神哪,如果祢真存在,祢可以告知我,我要怎麼做才能不在這廣闊浩瀚的生命海域裡漂流呢???

-------------------------------------------------------------------------------------
(2)

剛剛聽著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不自覺紅了眼眶,淚眼婆娑。想到這一切對生命本身的疑問,時常都會充滿欲振乏力之感。

我覺得自己對生存的疑惑其實就像聶魯達疑問集裡面所寫的一樣:

"我能問誰我來人間
是為了達成何事?

我不想動,為何仍動?
我為何不能坐著不動?

為什麼沒有輪子我仍滾動,
沒有翅膀或羽毛我仍飛翔?

而為什麼我決定遷徙,
如果我的骨頭住在智利?"

會不會其實大家的心聲其實都很雷同,只不過最後一句話裡的地點稍微更換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venran 的頭像
sevenran

A Swan With No Color。

sevenr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