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北回到高雄來已經2個多月了,雖然換得一份並不稱得上太滿意的工作,卻意外地發現現在的自己比在臺北時的自己快樂很多。

我在猜想,到底是什麼化學作用改變了我??

從我去年北上到今年,我幾乎都過著不怎麼開心的日子。鬱悶的心情比快樂的心情呈現倍數成長,加上跟會使自己不快樂的人住在一起,總是承受精神虐待,又時常得孤身面對being alone的寂寞感還有在異地工作的壓力感,讓我常常對人生產生一種荒蕪感,彷彿身處極地,內心冰冷冷地把陽光都溶化。夜半人靜時我進行一項反覆的儀式,我得躺在狹小的床上,在暈黃床頭燈的映射下,邊閱覽每一本自己買來的書籍,邊開著自己喜愛的音樂,我將這流程當作讓心靈恢復生息的療癒過程。

但現在我發現,原來除了書本跟音樂以外,家人就是我最好的精神糧食。比方說如果工作上有什麼不愉快或煩躁,我就惡狠狠地飆車(好孩子不能學)回家,因為下班晚的關係,爸爸時常會為我等門。我機車一停好,他一開門就問我今天如何,我會叨叨絮絮地說著發生的事情,好的壞的都有人傾聽,順便加上幾句不得體的髒話。I really enjoy this moment。我不用總是把話悶在心底,我的身邊不會總圍繞著不懂得聽別人說話的人,還有總期望別人對他們付出的人,甚或是有事情才會出現的人。

我的家人總把我擺在前面。雖然我三不五時還是會覺得他們很囉唆,同樣一件事情可以講它個三千萬遍也不厭煩,一些瑣碎的家務事也總是讓人freak out,但我喜歡那種看電視時有人可以跟妳一起邊吃零食邊討論邊批評的時刻,或是有人替妳抱不平幫妳一起謾罵的時刻。因為他們都是妳的家人,無論妳好妳壞,妳功成名就或是一個nobody,他們可能會對妳有意見,但絕對不會遺棄妳,有時他們可能想要拿社會規範或標準來裁度妳,可一旦妳走出自己的路有勇氣去為自己負責他們會第一個為妳吶喊加油。


我就是這樣。大學明明可以在家鄉唸,卻填了所離家遙遠的學校;畢業後明明可以回家,卻硬往北部跑。我不按排理出牌,每每把家裡搞得烏煙瘴氣,當我決定結束我在北部的第二份工作時,我打電話給媽媽,我說我想回家,我以為媽媽會罵我,但她什麼都沒說,只說我想回來就回來吧,好強的我當場淚如雨下。原來我以為咫尺天涯的人卻相距甚遠,而我以為相距甚遠的人卻咫尺天涯。
即使再好的朋友都會有底限,因為大家都得為自己的未來而做打算,他們的伸出援手是有timing或原則的。可唯有家人總默許我的離經叛道,當我受傷回過頭來時,他們卻始終拿著火把站在我身後為我照亮前方的路。

於是我了解了,驀然回首,站在燈火闌珊處的不會是妳的情人也非妳的友人,而是妳的家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venran 的頭像
sevenran

A Swan With No Color。

sevenr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